王敬波:行政诉讼呼唤体制改革,行政争议“宜疏不宜堵”

国内新闻 浏览(797)

我必须在2天前分享法治政府研究所

行政诉讼要求进行体制改革,行政纠纷应“不适合阻止”

在行政诉讼法颁布30周年之际,行政法学界掀起了行政诉讼法和行政诉讼制度的讨论浪潮。

中国政法大学法治与政府研究所院长,中国法学会行政法研究会秘书长王静波在接受民主党记者专访时的采访中指出行政诉讼在促进政府管理和建设法治政府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行政诉讼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应进一步明确裁判标准,切实提高纠纷解决能力,切实维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促进行政审判的集中管辖。加强行政诉讼专业化程度。

行政诉讼中的“依法行政”原则

“回顾中国法治发展的历史,'依法行政'作为行政法治的基本原则,是以行政诉讼的推进为基础的。”王静波说,法院最初提出的“依法治国”现在已成为各级政府的责任。基本原理。

1991年4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任建新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工作的报告中指出:“做好民事,行政审判工作”法人的合法权益应当由国家行政机关依法维护。“

这是首次出现在官方语言系统中的“依法行政”。

直到1993年3月15日,当时的李鹏总理在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作了国务院代表《政府工作报告》:“各级政府必须依法行政,严格按照法。”同年11月14日发布的《中共中央关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也确认“各级政府必须依法行政,依法行事”。

从那时起,“依法行政”逐渐成为众所周知的制度,成为衡量政府工作的重要尺度。

王静波指出,随着我国法治的不断深入,正当程序原则和信托保护原则的确立,存在一系列行政诉讼案件。中国的行政法研究受行政诉讼制度的影响。法院的行政审判促进了行政法制的不断完善和行政法律理论体系的不断深化。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提出了“两十五年”的目标。到2035年,法治,法治和法治社会基本完成。法治政府建设是建设法治国家的主战场,也是建设法治社会的动力

“随着新行政诉讼法的深化及其司法解释和司法登记制度的建立,行政审判对于推进依法行政,加快建设法治政府具有越来越重要的意义。”王静波说。

“行政诉讼法”已存在30年,行政案件数量每年从10,000到20,000不等,到2018年超过256,000。行政诉讼范围不断扩大,案件类型更加多样化。

“中国的行政诉讼制度离不开中国的实践。行政法理论研究也必须充分重视和回应中国的现实,以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行政法理论体系。”王静波指出,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和规范。新型行政诉讼的发展,如性文件审查,行政公益诉讼,行政协议诉讼等,为行政法理论提出了新的命题。法律学者更深刻的司法实践是理解中国法治的最有效途径和途径。

行政案件审判是政府官员的最佳法治。

2017年5月至2018年5月,王静波是最高人民法院受理的第三批专上学者,并担任最高人民法院行政院副院长。在此期间,她深切感受到行政诉讼在行政机关公职人员,特别是各级领导干部的法治教育中的作用。

促进公务员的法治意识与行政诉讼密不可分。当公职人员行使公权力时,他们自然倾向于用管理思维来处理问题。有时,非法或不正当的行政行为可能会损害公民的权益,从而导致行政诉讼。 “单纯依靠文献学习和口号宣传,很难改善公务员的法治思想。”王静波说,“但是当公务员,特别是领导干部和被侵犯的公民,上法庭并进行审判时,行政机关的公职人员只有在行政相对人员因非法行政造成的损害时,才会有更多的个人感受和接触。“

行政诉讼法确立了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的制度,允许行政机关负责人跨越官僚制度的信息障碍,了解基层最真实的情况,对行政机关的执法行为监管和行政政策的优化产生积极影响。

“案件优于文件。行政诉讼审判是领导干部最生动的法治。它使公职人员能够依法了解行政的价值,提高他们对规则的原则和精神的理解。法律的。”王静波说。

她指出,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作为解决行政纠纷的两种方式,旨在解决行政纠纷,依法监督行政机关,深化法治政府建设,提高国家治理水平。治理体系的治理和现代化。改善人们的福祉。两者应发挥各自的优势和作用,避免制度同构,优化多学科解决方案的制度体系。

关于行政行为带来的矛盾和纠纷,王静波建议:“不应该阻止。”

针对今年政府信息公开行政诉讼和专业假冒投诉及举报诉讼中反映的行政诉讼过度使用现象,她说:“这是行政诉讼中行政管理实际问题的反映和外化,积累的社会矛盾集中在行政诉讼的渠道上,这种现象警告我们,不能以牺牲法治为代价来交换行政效率。“

行政审判的发展取决于司法改革的深化

王静波从事多年的行政法研究工作,始终认为,从建立司法权威,提高行政诉讼专业化的角度来看,设立行政法院是中国行政诉讼的发展方向,是一个两者都对行政管理有深刻的理解,具有深厚的知识。具有法律专业知识的法官对行政诉讼至关重要。

“随着行政管理专业化程度的不断提高,证券监管和环境保护领域具有较高的专业性,对行政案件中法官行政领域的知识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同时,王静波还建议充分发挥法院信息化程度高的优势,在类似案件中发布裁判指导原则,发布一系列裁判指导原则,规范法官会议,统一类似的裁判标准。行政审判。她指出,行政诉讼不同于民事诉讼或刑事案件。行政案件与行政机关履行职责直接相关。如果案件的判决很大,将不可避免地导致行政机关处于亏损状态,损害法院的公信力,危害司法权威。

为此,王静波认为,行政诉讼管辖制度的改革应坚持集中统一的发展方向,建立一支相对稳定,专业的审判队伍,提高行政审判水平,扩大司法职能,发挥更大作用。在帮助法治政府中的作用。

民主与法制时代

法治政府研究所由中国政法大学法治研究所管理

如果您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电子邮件:

欢迎来到手稿!

关注我们并专注于法治

收集报告投诉

行政诉讼要求进行体制改革,行政纠纷应“不适合阻止”

在行政诉讼法颁布30周年之际,行政法学界掀起了行政诉讼法和行政诉讼制度的讨论浪潮。

中国政法大学法治与政府研究所院长,中国法学会行政法研究会秘书长王静波在接受民主党记者专访时的采访中指出行政诉讼在促进政府管理和建设法治政府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行政诉讼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应进一步明确裁判标准,切实提高纠纷解决能力,切实维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促进行政审判的集中管辖。加强行政诉讼专业化程度。

行政诉讼中的“依法行政”原则

“回顾中国法治发展的历史,'依法行政'作为行政法治的基本原则,是以行政诉讼的推进为基础的。”王静波说,法院最初提出的“依法治国”现在已成为各级政府的责任。基本原理。

1991年4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任建新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工作的报告中指出:“做好民事,行政审判工作”法人的合法权益应当由国家行政机关依法维护。“

这是首次出现在官方语言系统中的“依法行政”。

直到1993年3月15日,当时的李鹏总理在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作了国务院代表《政府工作报告》:“各级政府必须依法行政,严格按照法。”同年11月14日发布的《中共中央关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也确认“各级政府必须依法行政,依法行事”。

从那时起,“依法行政”逐渐成为众所周知的制度,成为衡量政府工作的重要尺度。

王静波指出,随着我国法治的不断深入,正当程序原则和信托保护原则的确立,存在一系列行政诉讼案件。中国的行政法研究受行政诉讼制度的影响。法院的行政审判促进了行政法制的不断完善和行政法律理论体系的不断深化。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提出了“两十五年”的目标。到2035年,法治,法治和法治社会基本完成。法治政府建设是建设法治国家的主战场,也是建设法治社会的动力

“随着新行政诉讼法的深化及其司法解释和司法登记制度的建立,行政审判对于推进依法行政,加快建设法治政府具有越来越重要的意义。”王静波说。

“行政诉讼法”已存在30年,行政案件数量每年从10,000到20,000不等,到2018年超过256,000。行政诉讼范围不断扩大,案件类型更加多样化。

“中国的行政诉讼制度离不开中国的实践。行政法理论研究也必须充分重视和回应中国的现实,以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行政法理论体系。”王静波指出,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和规范。新型行政诉讼的发展,如性文件审查,行政公益诉讼,行政协议诉讼等,为行政法理论提出了新的命题。法律学者更深刻的司法实践是理解中国法治的最有效途径和途径。

行政案件审判是政府官员的最佳法治。

2017年5月至2018年5月,王静波是最高人民法院受理的第三批专上学者,并担任最高人民法院行政院副院长。在此期间,她深切感受到行政诉讼在行政机关公职人员,特别是各级领导干部的法治教育中的作用。

促进公务员的法治意识与行政诉讼密不可分。当公职人员行使公权力时,他们自然倾向于用管理思维来处理问题。有时,非法或不正当的行政行为可能会损害公民的权益,从而导致行政诉讼。 “单纯依靠文献学习和口号宣传,很难改善公务员的法治思想。”王静波说,“但是当公务员,特别是领导干部和被侵犯的公民,上法庭并进行审判时,行政机关的公职人员只有在行政相对人员因非法行政造成的损害时,才会有更多的个人感受和接触。“

行政诉讼法确立了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的制度,允许行政机关负责人跨越官僚制度的信息障碍,了解基层最真实的情况,对行政机关的执法行为监管和行政政策的优化产生积极影响。

“案件优于文件。行政诉讼审判是领导干部最生动的法治。它使公职人员能够依法了解行政的价值,提高他们对规则的原则和精神的理解。法律的。”王静波说。

她指出,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作为解决行政纠纷的两种方式,旨在解决行政纠纷,依法监督行政机关,深化法治政府建设,提高国家治理水平。治理体系的治理和现代化。改善人们的福祉。两者应发挥各自的优势和作用,避免制度同构,优化多学科解决方案的制度体系。

关于行政行为带来的矛盾和纠纷,王静波建议:“不应该阻止。”

针对今年政府信息公开行政诉讼和专业假冒投诉及举报诉讼中反映的行政诉讼过度使用现象,她说:“这是行政诉讼中行政管理实际问题的反映和外化,积累的社会矛盾集中在行政诉讼的渠道上,这种现象警告我们,不能以牺牲法治为代价来交换行政效率。“

行政审判的发展取决于司法改革的深化

王静波从事多年的行政法研究工作,始终认为,从建立司法权威,提高行政诉讼专业化的角度来看,设立行政法院是中国行政诉讼的发展方向,是一个两者都对行政管理有深刻的理解,具有深厚的知识。具有法律专业知识的法官对行政诉讼至关重要。

“随着行政管理专业化程度的不断提高,证券监管和环境保护领域具有较高的专业性,对行政案件中法官行政领域的知识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同时,王静波还建议充分发挥法院信息化程度高的优势,在类似案件中发布裁判指导原则,发布一系列裁判指导原则,规范法官会议,统一类似的裁判标准。行政审判。她指出,行政诉讼不同于民事诉讼或刑事案件。行政案件与行政机关履行职责直接相关。如果案件的判决很大,将不可避免地导致行政机关处于亏损状态,损害法院的公信力,危害司法权威。

为此,王静波认为,行政诉讼管辖制度的改革应坚持集中统一的发展方向,建立一支相对稳定,专业的审判队伍,提高行政审判水平,扩大司法职能,发挥更大作用。在帮助法治政府中的作用。

民主与法制时代

法治政府研究所由中国政法大学法治研究所管理

如果您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

电子邮件:

欢迎来到手稿!

关注我们并专注于法治

http://www.whgcjx.com/bdsL6q8Ld/6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