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Work(WE.US)递交招股书,将成为今年美股第二大IPO

国内新闻 浏览(712)

07: 29: 14小丶谈财务管理

在今年的美国股市中,市场上出现的大型科技公司并不缺乏。在线汽车巨头优步美国上市后,股价已创下历史新低。

智通财经APP获悉,周三,受到市场关注的共享办公公司WeWork向美国证券交易所提交了股票代码为“WE”的上市申请,该申请将成为美国第二大IPO。优步之后。 WeWork计划筹集10亿美元资助其全球扩张的雄心。 IPO承销商包括摩根大通,高盛,美国银行证券,巴克莱,花旗集团,瑞士信贷,汇丰银行,瑞银和富国银行。

WeWork成立于2010年,总部位于纽约,为企业家,自由撰稿人,创业公司和小企业提供联合办公空间,社区和服务。

WeWork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Neumann是以色列退休的海军军官。他热衷于为创作者提供全球社区的想法。因为WeWork的创立不仅为人们提供了低成本的办公空间,也体现了办公生活方式。该公司的商业模式是长期租赁办公空间,并将其分成多个短期合同,以转租给其他公司。

在招股说明书中,该公司声称其80%的成员认为WeWork帮助他们提高了生产力,78%的公司认为WeWork社区帮助公司更好地吸引人才,65%的初创企业认为公司帮助公司成长。

该公司现已迁移到全球27个国家和地区的100个城市。招股说明书显示,自2014年以来,WeWork的会员基数每年增长超过100%。截至2019年6月,超过50%的成员在美国以外。在中国,WeWork还积极在中国部署一线和二线城市,以扩大和深化当地的合作伙伴关系。

今年早些时候,在接受软银集团新一轮20亿美元的投资后,WeWork的估值达到了470亿美元。软银对WeWork的投资已达到100亿美元。自成立以来,WeWork已筹集了120亿美元的资金,其中大部分来自软银的远景基金,但软银集团的新一轮注资从160亿美元降至20亿美元,加深了市场对WeWork的担忧。

损失一直在逐年扩大,盈利模式受到质疑

WeWork的盈利模式和时机受到一些投资者的质疑。该公司依靠短期办公租赁和长期贷款负债来维持运营,这涉及其可持续性。专家认为,无论是性能,型号还是类似公司的比较,WeWork的470亿美元估值也难以说服。周一,据报道,外国媒体披露,在私人市场交易文件中,WeWork的估值受到影响,从先前披露的470亿美元到231亿美元。

根据招股说明书,WeWork在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的经营亏损分别为3.96亿美元,9.31亿美元和16.9亿美元。 WeWork在2019年上半年的营业亏损为13.69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同。亏损6.77亿美元,同比增长102%。相比之下,优步在2018年全年损失了18亿美元,而Lyft则损失了9.11亿美元。同期净亏损分别为4.29亿美元,9.33亿美元和19.27亿美元; WeWork在2019年上半年净亏损9.04亿美元,而去年同期净亏损7.22亿美元。

WeWork难以盈利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租金成本持续上升。 WeWork的2018年租赁费用高达8.51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4.58亿美元增长了86%。此外,WeWork的代理费,人事管理费和其他费用也在继续快速增长。

WeWork在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的收入分别为4.36亿美元,8.86亿美元和18.21亿美元; WeWork在2019年上半年的收入为15.35亿美元,而去年同期为7.63亿美元。收入翻番的主要原因是亚洲市场的收入增加。此外,WeWork的会员数量增加了90%,达到527,000。

Markets.com市场总监尼尔威尔逊表示:“WeWork通过大量资金维持运营,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会盈利,但该公司深受千禧一代的青睐,今年是最受期待的IPO。”

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风险还显示,WeWork可能无法在可预见的未来实现公司层面的盈利,并且由于持续增长,该公司还预计会产生额外的一般和管理费用。

据传传闻首席执行官诺伊曼有传言

智通财务APP了解到据报道,Neumann在IPO之前已从该公司获得了7亿多美元。此外,媒体还将其暴露给公司租赁私人物业,从而赚取数百万美元的利润。

此外,Neumann的独特脾气一直受到员工的批评。许多员工表示,公司的环境混乱而动荡,人员流动率高得惊人。

值得注意的是,在成功上市后,Neumann将占到超过50%的投票权。与许多技术上市公司一样,WeWork创建了多种类型的股票,包括A类普通股,B类普通股和C类普通股,以确保CEO能够更好地控制业务决策。在招股说明书中,该公司表示Neumann将拥有或控制股本总投票权的50%以上,从而“限制其他股东影响公司活动的能力。”

在今年的美国股市中,市场上出现的大型科技公司并不缺乏。在线汽车巨头优步美国上市后,股价已创下历史新低。

智通财经APP获悉,周三,受到市场关注的共享办公公司WeWork向美国证券交易所提交了股票代码为“WE”的上市申请,该申请将成为美国第二大IPO。优步之后。 WeWork计划筹集10亿美元资助其全球扩张的雄心。 IPO承销商包括摩根大通,高盛,美国银行证券,巴克莱,花旗集团,瑞士信贷,汇丰银行,瑞银和富国银行。

WeWork成立于2010年,总部位于纽约,为企业家,自由撰稿人,创业公司和小企业提供联合办公空间,社区和服务。

WeWork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Neumann是以色列退休的海军军官。他热衷于为创作者提供全球社区的想法。因为WeWork的创立不仅为人们提供了低成本的办公空间,也体现了办公生活方式。该公司的商业模式是长期租赁办公空间,并将其分成多个短期合同,以转租给其他公司。

在招股说明书中,该公司声称其80%的成员认为WeWork帮助他们提高了生产力,78%的公司认为WeWork社区帮助公司更好地吸引人才,65%的初创企业认为公司帮助公司成长。

该公司现已迁移到全球27个国家和地区的100个城市。招股说明书显示,自2014年以来,WeWork的会员基数每年增长超过100%。截至2019年6月,超过50%的成员在美国以外。在中国,WeWork还积极在中国部署一线和二线城市,以扩大和深化当地的合作伙伴关系。

今年早些时候,在接受软银集团新一轮20亿美元的投资后,WeWork的估值达到了470亿美元。软银对WeWork的投资已达到100亿美元。自成立以来,WeWork已筹集了120亿美元的资金,其中大部分来自软银的远景基金,但软银集团的新一轮注资从160亿美元降至20亿美元,加深了市场对WeWork的担忧。

损失一直在逐年扩大,盈利模式受到质疑

WeWork的盈利模式和时机受到一些投资者的质疑。该公司依靠短期办公租赁和长期贷款负债来维持运营,这涉及其可持续性。专家认为,无论是性能,型号还是类似公司的比较,WeWork的470亿美元估值也难以说服。周一,据报道,外国媒体披露,在私人市场交易文件中,WeWork的估值受到影响,从先前披露的470亿美元到231亿美元。

根据招股说明书,WeWork在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的经营亏损分别为3.96亿美元,9.31亿美元和16.9亿美元。 WeWork在2019年上半年的营业亏损为13.69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同。亏损6.77亿美元,同比增长102%。相比之下,优步在2018年全年损失了18亿美元,而Lyft则损失了9.11亿美元。同期净亏损分别为4.29亿美元,9.33亿美元和19.27亿美元; WeWork在2019年上半年净亏损9.04亿美元,而去年同期净亏损7.22亿美元。

WeWork难以盈利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租金成本持续上升。 WeWork的2018年租赁费用高达8.51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4.58亿美元增长了86%。此外,WeWork的代理费,人事管理费和其他费用也在继续快速增长。

WeWork在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的收入分别为4.36亿美元,8.86亿美元和18.21亿美元; WeWork在2019年上半年的收入为15.35亿美元,而去年同期为7.63亿美元。收入翻番的主要原因是亚洲市场的收入增加。此外,WeWork的会员数量增加了90%,达到527,000。

Markets.com市场总监尼尔威尔逊表示:“WeWork通过大量资金维持运营,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会盈利,但该公司深受千禧一代的青睐,今年是最受期待的IPO。”

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风险还显示,WeWork可能无法在可预见的未来实现公司层面的盈利,并且由于持续增长,该公司还预计会产生额外的一般和管理费用。

据传传闻首席执行官诺伊曼有传言

智通财务APP了解到据报道,Neumann在IPO之前已从该公司获得了7亿多美元。此外,媒体还将其暴露给公司租赁私人物业,从而赚取数百万美元的利润。

此外,Neumann的独特脾气一直受到员工的批评。许多员工表示,公司的环境混乱而动荡,人员流动率高得惊人。

值得注意的是,在成功上市后,Neumann将占到超过50%的投票权。与许多技术上市公司一样,WeWork创建了多种类型的股票,包括A类普通股,B类普通股和C类普通股,以确保CEO能够更好地控制业务决策。在招股说明书中,该公司表示Neumann将拥有或控制股本总投票权的50%以上,从而“限制其他股东影响公司活动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