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纵横」陈道富:我国当前的投融资困局及出路

国内新闻 浏览(1555)

陈道富:我国当前的投融资困局及出路

金融与经济学

目前,我们正在探索大量新的混合机制,如投资和贷款联系,PPP,政府指导基金和工业基金。这些混合机制最终形成了一个长期的整合过程,文化与激励和约束机制之间存在着冲突。

起点处的不同政策协调更加困难。政策导向理想模式的实施与经济实际运行需求的相对稳定和逐步调整相矛盾,一些政策的重复也给经济实体带来了不必要的成本。

近年来,中国的金融风险事件频繁发生,“广义货币”无法顺利转变为“广泛信用”。从表面上看,这是一个风险缓解和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的问题,但它反映了中国投融资体制的缺陷。

一、我国当前投融资面临的主要问题

目前,中国投融资面临的问题主要集中在“资金困难”,“资金昂贵”和“投资困难”等方面。现有的机构和项目很难以合理的价格获得必要的融资。金融机构很难找到合适的融资公司和项目来获得风险回报评估标准。 “富人找不到投资目标,投资项目的人无法获得这笔钱。 “这种现象。

首先,融资很困难。融资困难不仅出现在中小企业领域,还出现在交通和水利工程等基础设施和政府项目中。以市场为导向的工业和服务业也很普遍。

其次,融资费用昂贵。中国的企业资本成本很高,面临着广泛融资的问题。中国的资本市场仍然有明显的三元结构:由银行和资本市场组成的正规金融体系;资产管理和各种准金融机构构成影子银行体系;互联网金融和私人贷款。融资成本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所输入的金融系统融资的类型。

第三,投资很困难。市场对房地产和银行理财产品的追求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社会投资机会的缺失。政府已经建立了大量的各种“产业基金”,有的还获得了更大杠杆的社会融资,但很难找到符合风险收益标准的项目,投资率不高。国有资本结构调整基金和扶贫基金也存在同样的问题。投资者的收入要求是分开的,很难被市场接受。社会基金也很丰富。在过去几年中,社会资本进入了公司,具有较高的市盈率(PE)。今年,已有大量公司的上市价格低于最终融资方的成本。

二、对我国当前投融资问题的深层次思考

融资困难,融资成本高,投资困难是经济转型的典型特征。经济转型期意味着经济增长需要从原来的增长模式转向新的增长模式,必须在权力和结构上做出根本性的变革。这也意味着原始增长逻辑通常面临“过剩”。新的投资不会产生效益甚至是负面影响,但新的增长逻辑尚未经过市场测试,而且大量的基础设施和支持环境并不完美。因此,在此期间,市场认可的投资机会稀缺,基于商业运营的信任度低,即商业信托昂贵,融资“难”和“昂贵”。

另一方面,无论是“难”还是“昂贵”,它们都是相对概念,并且它们相对“不难”和“不昂贵”。与4万亿扩张相比,中国目前的“困难”和“昂贵”融资“容易”和“便宜”,此后一段时间。这是过度扩张和多元化造成的“续集”;它也与政府有关。担保的扩散以及隐性债务隐性扩张的调控和转变。与政府,国有企业和房地产企业的融资相比,私营企业和中小企业的“困难”和“昂贵”并不困难或昂贵。这是社会信任从商业信托(到房地产)的减少以及政府绩效减少后从“商业”向“对象”的转变。

当金融运作基于商业效率的信任时,其融资难度是市场“优劣生存”中“劣等消除”功能的表现,而是从非标准化,过度扩张到规范有序扩张的过渡。从商业信托到物质政府信任的变化不仅是转型过程中的合理结果,也可能不是“共识”,需要政府“有希望”引导。

2.现有的投融资体制仍未能满足高质量增长和开辟新时代的要求。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启了一个新时代,勾勒出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蓝图。中国经济增长转向高质量增长,已提出七项战略,确定了过去三年的目标。这就是我们想要做的,类似于资产负债表的资产方面。为了实现这些目标,债务方必须有融资安排,以确保实现这些目标,包括:商业融资系统(银行,债券,多层次资本市场),政策金融机构和政策运作以及金融(预算,基金,社会保障和国家资本)和货币。事实上,中国通过土地出让金,地方融资平台,大量政策性企业和房地产市场的繁荣支持了资产方面的需求。随着中国加强对房地产和政府隐性债务的监管,增加更多社会效益的目标,资产与负债之间存在差距,需要通过大规模的政策性金融体系来弥补。但是,政策性金融对金融和商业有不同的目标诉求和评估机制,很容易带来软预算约束等潜在问题。

3.理想模式和实际操作差异很大,快速转换带来“不适”和“收紧”。以金融业为例,金融业的去杠杆化和严格监管导致信贷紧缩。在信贷扩张的基础上,目前中国金融体系的信贷扩张主要取决于三个方面:房地产,个人和基础设施。在这三个领域,贷款增加,占金融机构信贷的80%左右。政府希望金融机构支持不超过20%。信贷扩张能力得到政府信贷和资本支持的支持,主要由资本支持。从短期来看,它将限制信贷扩张的能力,这反过来又会影响信贷扩张的速度。在努力打破市场的同时,市场利率开始真正反映企业的信用风险,中低信用等级企业的利率成本上升。这些都是合理的市场回报,但这种转变也带来了信贷紧缩。

三、影响我国投融资体制功能的其他因素

1,平衡经济转型期潜在的经济增长速度,实现经济合理增长的要求,为投融资体制确定科学目标。当追求超出潜在经济增长率的增长时,它会给投资和融资带来不切实际的压力,并且容易出现变化和泡沫。在合理设定经济增长的目标下,增强市场主体的活力是实现投融资动态平衡的关键。融资是为了投资。 “成为一名好女人很难。”投资和融资的关键是投资。目前的投资预期严重制约了投融资的功能。

2.金融,金融和企业的功能定位。金融的金融化(金融挤出效应),金融的金融化(金融的道德风险)以及解决问题的货币化在中国都存在,但金融功能没有根本的解决方案。金融体系和政策设计往往是预设的:企业或金融机构不自律,其能力不足。政府必须“取代”市场主体,而不是“帮助”主体的增长。到目前为止,中国金融机构和市场的风险管理职能不足,其中大部分已转嫁给企业。企业实际上承担了很多财务职能。如果银行发行短期贷款,流动性风险将转嫁给企业。政府融资平台和运输运营商需要协调和协调,以获得外部融资。事实上,资金在企业层面进行了重新配置。资产管理行业的快速发展和金融业增加值的快速增长并不能反映出过度的金融功能。相反,中国金融体系的公开竞争远远不能满足实体经济的需要。

3.激励和约束兼容机制设计。该机制的形成是一个长期过程,在过渡期间容易发生不相容。投资,生产,财务和政党的要求有不同的文化,激励和约束。投资基于未来的行为,并得到企业家的冒险精神的支持。成功的投资往往在早期阶段尚未得到普遍认可,很难根据现有数据和标准来证明其正确性。生产是一种经济资源的组织,并且期望成本受到限制以使收益最大化。财务更注重社会福利,并强调程序的遵守和最小化实现既定目标的成本。党性强调政治纪律,注重党的领导。目前,中国已经探索了大量新的混合机制,如投资和贷款联动,PPP,政府指导基金和产业基金。这些混合机制的最终形成需要长期磨合过程。在当前的探索中,文化与激励和约束机制之间存在一定程度的冲突,特别是在目标设定和评估机制方面。

4.政策制定和实施的艺术。不合理的政策,不协调和不协调的节奏将严重影响投融资体系的有效运作。中国目前形势复杂,转型任务繁重,要求严格,甚至有大量的“消防”需求。这导致一些政策在短时间内匆忙,缺乏科学和灵活性。不同目标的政策协调是困难的,同时向同一方向推进政策将带来共振叠加。具有不同方向的政策很容易导致预期的混乱。全面追求理想模式的政策实施方式往往与经济实际运行需求的相对稳定性和逐步调整相矛盾。一些政策的重复和调整也给经济实体带来了不必要的巨大调整成本。过渡时期的许多政策都属于“阻挡后门并打开前门”,但目前打开前门的政策,或门槛太高,或管道太小,破坏了之间的平衡“打破”和“站立”。

四、深化我国投融资体制改革的方向和重点

要深化投融资体制改革,必须注重基本面,还要从经济体制转型入手,回应当前紧迫的政策要求。为此,中国应合理确定经济增长目标,稳定市场预期。在税收征管日益增加的环境下,增值税和所得税的税率大大降低。继续推进出院管理改革,减少不必要的行政收费。提高财政资金使用效率,平衡中央和地方融资能力和财政支出责任。严格区分不同的职责,合理化各种实体和平台的激励和约束机制。区分投资,经济和政治责任,根据不同主要平台的特点设计合理的激励约束机制,激发市场参与者的活力。此外,它还划分财政和金融职能,设计不同类型的投资和融资机制,促进公开的金融竞争。做好过渡性制度安排,科学制定和实施政策。

(陈道富:长安街读书会成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副所长)

「新书推荐」长安街读书会第期干部学习新书书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