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医疗接入医保能否解局盈利模式之困?

国际新闻 浏览(899)

互联网医疗接入医疗保险能否解决盈利模式问题?

对于互联网医疗企业来说,如何继续打开药品的闭环,经营盈利模式仍然是重中之重,这也对进一步明确相关规定提出了新的要求。

网络医疗从发展之初到目前法律法规的完善,一直在不断探索盈利模式。

随着国家医保局公布[0x9a8b](以下简称[0x9a8b]),将“互联网+”医疗服务价格纳入现行医疗服务价格管理政策体系;对符合条件的“互联网+”医疗服务,根据在线公平原则是对医疗保险支付政策的补充。从事在线医疗和处方药以及离线互联网医院的平台运营商有望受益。

《关于完善“互联网+”医疗服务价格和医保支付政策的指导意见》规定医疗服务价格项目继续实行省、国家、省、市三级管理模式。价格政策分为公开执行和非公开执行。这意味着,未来公立医疗机构将提供“互联网+”医疗服务,收费跟随,不再有政策不确定性,社会力量将提供“互联网+”医疗服务,《指导意见》保留参保资格。支付范围渠道最大限度地为社会力量创造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

互联网医疗从最初的私营部门起步,并开始了在线咨询业务。经过几次发展变化,逐步呈现出公私企业共同发展的态势,医药闭环逐步打开。然而,此前调控政策的不确定性一度导致行业发展陷入困境。随着各项规范的逐步明确,企业纷纷将慢药、线上线下结合作为重点布局方向,等待花开。

明确的医疗保险政策方便初级保健

《指导意见》的介绍阐明了互联网医疗保健如何与各级健康保险政策相关联,并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促进主要互联网医疗保健便利性的作用。

对于医疗而言,以互联网技术为代表的新技术带来了成本降低和效率,并为患者带来了公平和便利,而不会增加成本和负担。但是,一旦方便的互联网服务进入医疗保险,就会导致过度使用,人们的救命金钱将被滥用,这成为一个需要考虑的风险。

“基本医疗服务的首要任务是保护基础知识。应用互联网+和信息技术的关键原则是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对于以市场为导向的服务,关键是提供个性化和多层次的选择。“Good Online首席执行官王达表示。

国家医疗保险局解释的在线和离线公平的具体含义是从成本构成,服务价值和资源配置的角度分析在线和离线的联系和差异,并全面考虑在线和离线医疗服务之间的价格关系。价格水平《指导意见》要求,公共医疗机构进行互联网转介,不同级别的医务人员提供的服务按一般门诊项目的价格收取。

建科CEO谢方民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互联网医疗初期,轻度咨询是主要特征,为用户提供的服务主要是咨询。此时,不仅需要社会保障;随着互联网医疗体系的完善,以慢性病和回归为主要特征,这部分患者主要有三个特点:年龄大,病程长,用药期长,导致剂量大。该国的这一部分鼓励使用分级诊断和治疗。大多数患者使用医疗保险在社区服药。存在排队时间长和药物摄入量有限等困难。当互联网医疗获得社会保障时,患者的一部分可以在不离开家庭的情况下获得药物,并且可以使用与社区相同形式的医疗保险。

“一旦在线转诊可以报销医疗保险,这部分人口可以大大解决,以方便医疗。与此同时,将有更多的慢性病患者有动机上网处方,并且还会促进处方药流出,处方药。网上销售,这对健康旅客来说是个好消息。“谢方民补充说,”互联网医疗准入医疗保险也将有助于发挥医疗保险大数据的优势。当互联网医疗保险停靠时,根据互联网健康数据,医疗保险支付的处方数据和医疗数据可以停靠。从长远来看,可以实现跨地区和医院的医疗保险医疗服务的数据共享。一方面,医疗保险资金的使用可以得到更有效的控制,另一方面,医护人员可以逐步建立健康。档案馆,充分发挥医疗保险大数据的优势。“

需要进一步探索

尽管获得医疗保险为互联网医疗公司带来了春风,但它也为行业带来了增量服务和医疗保险控制费用的机遇和挑战。

“医疗保险支付可以带来好处,但医疗保险的总体趋势是控制成本。合理确定总控制指标是首要任务。因此,对于企业来说,可以提供哪些服务是值得考虑的问题,例如合理使用药物。医疗保险审计监督和处方分享等平台的出现不仅可以提高药剂师处方的效率,还可以监控不符合医疗保险标准的已有行为。像健客这样的互联网健康平台使用人工智能技术来审查药剂师的试验。准确性,但公司对互联网医疗政策的吸引力更加明显。“谢方民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此外,王航表示,互联网平台模式的高效率是近年来中国互联网发展的核心特征。如何利用平台模型是探索的下一步。

在平台上,患者停靠医生的在线服务。医生对他的行为负责,并对他的长期品牌负责。在整个互联网服务的特点下,可以记录和分析医生的个人医疗行为和费用。可以根据医生的个人生成医疗保险经济评估。最终,它肯定会产生“医疗保险指定医生”服务。并有一个更准确的医疗保险协议制度。互联网+服务的兴起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对服务质量和服务标准的研究。提高服务质量和降低医疗风险是行业需要积极解决的问题。

对于互联网医疗公司而言,如何继续开放药品闭环,运行盈利模式仍然是重中之重,这也为进一步明确相关法规提出了新的要求。

在“4 + 7数量采购”之后,药品利润进一步压缩的制药公司已被置于零售方面。许多互联网医疗公司都是处方药流出的接受者,他们期待着医院的处方流出。购买更多药物导致更多仿制药进入医院。许多原始药物在零售销售中的份额较低,但零售药店的较大区域和患者的需求为原始药物带来了巨大的市场机会。但如果没有相关的政策指导,患者是否愿意为处方药流出付费?什么是药品费用流出的支付渠道,不能增加现有渠道,不能增加医疗保险的负担,也不能增加人民的负担。我们希望尽快推出相关政策。谢方民说。

在早期,有许多互联网医学先驱试图通过节省资金将用户链接到平台。然而,“上车后买票”的逻辑不适合医疗。首先,通过资本形成模型,然后利用资本来强制政策变化是许多公司进入互联网医疗保健的典范。

但是用户的愿望始终处于低频消耗的浅层。虽然一些互联网医疗平台已经找到了一定的盈利模式,但这还不足以支持广泛的成本投入和战略布局,但平台价值如何实现仍在探索中。但是,解决“看病难买药”的问题总是不可分割的。因此,互联网医疗公司开发的每一件产品仍然要解决医疗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互联网医疗的核心问题是医生资源的部署。医生是医疗系统的核心。然而,目前,国内医生仍然与线下医院紧密联系,并由线下医院管理。限制,但没有医院作为承运人。医生很难发挥自己的优势。然而,与医生形成共同利益的互联网医疗企业仍存在一些问题。如何解决医生资源的合理配置问题也将决定行业。发展趋势。

(编辑:张倩蓉)

http://www.sugys.com/bds8o